商品改名

政府主導的商品改名 消費者不甩!

浪費資源 成本增加 「生產廠商損失」麼辦?

呼籲各黨總統候選人、立委候選人 「正視台灣基層困境」系列三



一、衛福部食藥署曾公告2014年7月1日起,「含米量100%,才可標示為

『米粉』,或『純米粉』;含米量50%以上可標示為『調和米粉』;含米量

未達50%,必須要改名、標示為『炊粉』」。


二、一年多來,除生產廠商怕被稽查、被怕懲處開罰,包裝上,必須要按照

規定印製標示外,其實實際上,業者仍是以「米粉」與日本客戶溝通、

以「Rice Noodle」與歐美客戶溝通;「Steamed Powder炊粉」對歐美客戶,

根本「莫宰羊」?

家庭主婦主夫,到市場買此類食材,皆以「買米粉」稱呼,沒有人說去

「買炊粉」的。

消費者到夜市、美食街、觀光大飯店,點菜皆說「炒一份米粉」,誰需要

知道是要「炒純米粉」?「炒調和米粉」?或「炒炊粉」?


三、政府這樣強勢規範改名,與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強行對抗;實屬非常不智!

頒布後24小時,事實上也是被迫妥協。

既然國內外客戶不理,消費者也不甩;綜觀整個事件,無人受益、政府

威信卻大損,又造成生產廠商大量「包裝材料報廢、重新印製」的浪費。

類似的情況,政府官員有必要再堅持其他數十項「民間傳統用語」必須要改變名稱的運作嗎?

太陽餅無太陽、蠔油只含少量、素蠔油無蠔油、鎮江醋非鎮江製造、、等等,皆是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;強迫改名,可能難如登天!


四、據瞭解:政府正要規範「醬油」分類、分級、改名;其中可能會有一種「胺基酸液」的名稱出現;試問消費者瞭解它是「醬油種類之一」嗎?

如何確保消費者日常生活中,不會有類似「純米粉」、「調和米粉」、

「炊粉」的混淆?

政府行政部門在事務繁忙之際,應該避免與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對抗!

 

五、1875年「雞籠」改漢字為「基隆」;事實上,台灣人仍然是以「雞籠」為

發音之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稱呼該地名;

1920年日治時期,將高雄「楠仔坑」改名為「楠梓」;事實上,南台灣人

仍然是以「楠仔坑」為發音之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稱呼該地名;

1900年左右,日人將台北「艋舺」改名為「萬華」;事實上,台北人

仍然是以「艋舺」為發音之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稱呼該地名。

以上改名事件,證明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力量之大;改名必須要慎重!

 

六、政府應該要求生產廠商負起責任的是「標示清楚」,即「原料種類清楚」、

「產地清楚」、「營養成份清楚」、「原料來源清楚」、「添加物清楚」、

「過敏原清楚」、「保存條件清楚」、「主要成份含量清楚(如果汁類)」、

「包裝材料耐熱度清楚」、「葷素別清楚」、、、等等;至於「產品名稱」,

政府應該適度尊重「民間古早傳統用語」;至少沒有透過長時間的教育宣導前,絕對不宜強行強迫業者更名。

否則,「綿羊油」必須要有「綿羊」成份,而「嬰兒油」卻不需要有

「嬰兒」成份;「『熱狗』無狗」、「『獅子頭』無獅子」的荒謬、矛盾,必然

不斷產生。 試問:政府應該如何因應?



高志明 敬筆
2015.12.05